老铁们有知道lol天煞背景故事的吗?求告知谢谢!

老铁们有知道lol天煞背景故事的吗?求告知谢谢!
已邀请:
联盟里有很多的勇士,有些人是因为自己的天生神力而著名,有些充满了狡猾与诡计,或者是对于武器的专精,而其余的则只是简单的拒绝死亡。厄加特,这个诺克苏斯曾经的伟大的武士,可能就属于后者。他无数次的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在敌营中制造混乱,因此他也经常在战斗中负伤。当他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创伤的时候,残疾的厄加特给分配到了诺克苏斯担任高阶刽子手。这个时候,他的双手已经彻底残疾,并且几乎无法行走,因此镰刀状的凶器被移植到了他残破的身上来让他执行血腥的工作。
最终厄加特迎来了自己生命中最辉煌的一刻,由于他的军事背景,他经常随同先遣队进入外国领土执行裁决。在伏击了一支敌方部队后,蒂玛西亚的王子,加文四世落入了厄加特的手中。由于这里距离诺克苏斯过于遥远,因此将自己的战利品运输回去要冒极大的风险,厄加特已经开始准备处置自己的俘虏。然而,最终由盖伦率领的蒂玛西亚护卫队出现了,厄加特被狂热的拯救王子的勇士劈成了两半。最后这个刽子手的遗体被运送回了阴暗学院去试图复活,这个滥用了一生的尸体已经看起来破败不堪,证明了当时的死灵法师的技艺存在问题。这时候,祖安最知名的教授Stanwick Pididly提出了一个方案,在他的实验室里,一个噩梦般恐怖的新躯壳被制造出来,现在厄加特已经成为一个半人半机器的恐怖怪兽,来到了英雄联盟寻找那个终结自己生命的人,他的金属血管里奔涌着巫术的能量。
我可以重造他,我掌握了这种巫术——Stanwick Pididly教授
背景故事 在瓦洛兰大陆无数的符文战争中,英雄们使用、摧毁无数 的物理魔法,这些魔法让大陆很多地方伤痕累累。许多远 离文明的地方已变成危险之地。嚎叫湿地便是其中之一, 巫妖卡尔萨斯自称是这里的领主。人们认为,卡尔萨斯是 个一生中都在恶臭湿地寻找财富的愚蠢魔术师,而且他被 弥漫着湿地的暗黑魔法永远地改造了。 现在,卡尔萨斯用他的铁拳(虽然骨瘦如柴)统治着这片 沼泽地。卡尔萨斯不欢迎参观者,那些不惧怕巫妖可怕能 力的人很可能成为不死生物——骷髅或僵尸。从而成为卡 尔萨斯不断壮大的不朽仆人队伍成员之一。据说,暗夜
英雄联盟的历史
  直到二十年前,符文之地才从战乱中解脱。这片大陆上的人民自远古以来就习惯结群而斗,用战争解决纷争。而不论何时,战争的工具始终都是魔法。军队用法术和符文武装自己,英雄们打造出大部分魔法物品率领部队彼此厮杀。召唤者,瓦罗然大陆的实际领导者们,他们疯狂使用魔法能量攻击敌人的部队和支持者。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原始魔法力量使用,从未考虑过无止境的滥用魔法会给这片大陆的环境带来怎么样的灾难
  然而近200年来无止境的魔法滥用让瓦罗然的人民看到了符文之地的脆弱现状。最后两次符文之战剧烈影响了瓦罗然的地质环境,尽管人们试图聚集魔法能量来恢复这灾难性的后果,却毫无作用。剧烈的地震和恐怖的魔法风暴让整个瓦罗然为之颤抖,对人们来说这份恐惧远超过战争的可怖。人们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承受不起符文之战的破坏
  为了回应世界上不断恶化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瓦罗然的大法师们——包括许多强大的召唤者——达成共识,所有的冲突必须以可控和系统化的方式来处理。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组织,目的在于监督瓦罗然的政治纷争得以有序处理。位于战争学院的英雄联盟获得瓦罗然政治实体们陆续授权,这个组织将管理处置所有政治纷争带来的结果
  英雄联盟决定所有主要的政治争论都必须通过特别设立在瓦罗然各地的竞技场来处理。拥有不同政见的召唤者们各自召唤一个英雄,这些英雄们则带领没有心智意识的小兵进行战斗,这些小兵由初阶召唤者通过召唤节点制造。它们将在竞技场内中对决,达成任务目标获取胜利。而其中最常见的胜利条件为摧毁对方的召唤节点。这些竞技场即是我们通常提到的正义之地
  虽然主要的政治冲突已经通过英雄联盟进行了处理,但在一些敌对政治实体间仍不断有冲突出现。英雄联盟通过一项战略性决策,在对立的蒂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设立了战争学院,使这两者之间几乎停止了所有的直接对抗,虽然零星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现在好战的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近海地区的征服上。虽然所有的政治实体都忍受着英雄联盟的管理,但没人傻到去招惹如此多的强大法师、召唤者和英雄
  由英雄联盟管理、在正义之地展开的战斗对瓦罗然而言,不仅有着极大的政治意义,还有巨大的社会价值。英雄联盟通过魔法将战场的影像和音像在魔法接收器上展示出来,观看正义之地的战斗已经成为瓦罗然居民越来越热衷的娱乐项目
  英雄联盟由著名的最高公正议会监管,议会则由三位强大。自从5年前,前最高议会成员雷吉纳德•阿什拉姆神秘失踪后,拉利瓦什接替了他的职位。最高公正议会不仅要领导英雄联盟,同时也担任着瓦罗然最高裁判所的职责,裁决瓦罗然各政治势力之间的冲突
  英雄联盟特使:特使被派遣到瓦罗然各个城邦展现联盟的意志,此外特使还是联盟在城邦的代表。
  审判者:审判者是指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
  议会:这个以高阶召唤者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罗然的政治纠纷。议会竞技场的战斗结果来裁决纠纷
  战争学院
  战争学院是英雄联盟裁决瓦罗然政治纠纷之地。这里是绝对中立的领土,严禁任何纷争,违反者将面对学院的士兵和魔法。学院坐落于一座巨型能量节点,由黑曜石、贵金属和魔法塑形而成。它位于莫格罗恩关隘的北方入口,刚好位于相互敌对的城邦爱欧尼亚和诺克萨斯之间。作为一个旅行者,一定不要错过战争学院自北向南的超级堡垒,还有著名的巨石峰
  除了作为英雄联盟所在,战争学院大概是瓦罗然最重要的权威军事培训机构。很多图书馆都致力于收录战争学院的英雄信息,并向所有研究者开放。比如《利刃守则》就是介绍战斗中刀剑技巧的权威指南,这部书来自联盟最卓越的英雄们——希维尔、易大师和泰达米尔,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名字。
  在战争学院魔法知识也有它的一席之地,不过这些知识都是军事机密,不会向游客免费开放。联盟紧紧控制着魔法知识的流传途。这些知识是联盟的力量之源,少量小心谨慎的施法者会试图绕过联盟的许可管理来寻求自己的魔法之路,不过这几乎不可能,只有通过成为联盟的见习学徒法师才有机会。见习学徒们有机会获得魔法能力成为召唤者,但最终他们都会都会成为联盟的一部分,并受到联盟决议的管理和限制,迎接背叛者的只有死亡…年长的召唤者会迅速提醒年轻新晋者们这个事实。
德邦总管-赵信
 每当德玛西亚国王嘉文三世在皇宫顶部那熠熠生辉的大理石阳台上发表激情澎湃的演讲时,赵信都会侍立于他的身旁。人称"德邦总管"的赵信是光盾王朝的私人管家。他那高深莫测且不苟言谈的守夜值勤,使得关于他的"隐秘生活"与出身来源的推测层出不穷。不管是被茶余饭后的闲谈疑为"祖安的双重间谍",还是被《德玛西亚恒量》的社论推测为"负债累累的符文法师",赵信从未泄露出任何蛛丝马迹,以满足大众的好奇心……这当然是有充分理由的。
  在联盟成立之前,诺克萨斯以其蔚为壮观的"绞肉大赛"而闻名于世。这是一个残忍而扭曲的角斗赛事:当一位斗士赢得比赛时,他要同时面对的对手(通常为战俘)数目会随之增加。这就意味着每个参赛者最终都必死无疑,只是会带着无上的荣耀死去。赵信,当时被称为"维斯塞罗",所面对的是300名士兵,这个数目是之前记录的将近六倍。显然,这也意味着是他的最终赛事了。
  嘉文二世,在听闻了这个史无前例的功绩之后,偷偷地潜入角斗场,给赵信提供了另一个选择:为德玛西亚效力,惩罚那些最终要将他处死的人,以此换取他的自由。堂堂君主竟会舍生救他,赵信在震惊之余接受了嘉文二世的条件。在德玛西亚策划的突袭掩护之下,嘉文解放了赵信以及他的三百名对手。
  在他们撤退的途中,赵信替嘉文挡下了一支毒箭。这种忠心护主之举,来自于一个并未宣誓效忠的人,为赵信赢得了一个国王身边的职位,直到国王驾崩。目前赵信效命于先王之子嘉文四世,他正步入一个崭新的战场——正义之地——为收容他的国家而战,以此报答赋予他生命意义的先王恩典,光耀嘉文一族的门庭。
  "人之死,难免也。可免者,唯败也。"——德玛西亚军队指南

无极剑圣-易

无极剑圣 —— 易
  易是来自于爱欧尼亚岛的一名神秘勇士,同时也是古老的无极之道的守护者。无极之道乃上古流传之武术,其奥义为以精神感知敌我。该武术由为数极少的几个部落世代守护,易便是其中一个部落的族人。
  在诺克萨斯大军入侵爱欧尼亚岛之时,易加入了爱欧尼亚岛护卫军奋勇抗敌,并以其无与伦比的精妙剑术给他的村庄带来莫大的荣耀。连绵的战火不断地摧残着领土,然而最恐怖的战斗却莫过于诺克萨斯大军围困易的村庄那一天。一位化学新秀研制出了一个最新发明,易那毫无防御的村庄很不幸地便沦为了该发明的实验对象。那个新秀便是现在赫赫有名的辛吉德。等到易返回之时,村子已经是满目疮痍,那一幕一直是爱欧尼亚的历史上一处难愈的伤口。时至今日,爱欧尼亚人都不愿公开谈及那天所发生的事。 在击退诺克萨斯的入侵之后,易便与世隔绝。年复一年,他不分昼夜地训练,不与人言,也不接受爱欧尼亚同胞的劝慰。若不是因为他必须将无极之道流传下去,他早就不顾生死地冲去诺克萨斯展开复仇之战了。虽然他心怀怨忿,但他的怒火却也成了他精进无极之道的工具,并为他的最终复仇创造出威力更猛、更为致命的技能。
  直到联盟成立,诺克萨斯随后入盟的消息传来,易才终于清醒了。现在,易带着他炉火纯青的剑术加入了英雄联盟,他只有一个绝不退缩的目标:那就是为他的亲人报仇雪恨,一次性终结诺克萨斯的侵略。
  "无极之道流淌在易的血脉之中,继而贯穿了敌人的心脏。"——"众星之子"索拉卡

恶魔小丑-萨科

常人都不会视死亡如儿戏。死确非儿戏,但如果你是萨科——则另当别论了。他是瓦洛兰第一位专业的嗜杀喜剧演员。他喜欢变着戏法将人折磨致死,然后放声大笑。他如何获得恶魔小丑的名号仍是个未解之迷。至于他来自何方也是众说纷纭,萨科对此也一直守口如瓶。大多数人认为萨科并非来自符文之地,而是从黑暗扭曲的世界召唤来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是人类阴暗欲望衍生出的恶魔化身,因此不能以常理而论。而最为可信的一种说法则是萨科是一名雇佣杀手,不需要服务时便捣腾他那些可笑的玩意。萨科也证明了自己确实是一个狡黠之人,每次政府当局想要捉拿他拷问一些骇人的非法暴行时,他都能设法逃避。虽然这样的传言可以让瓦洛兰当地居民稍稍宽心,但人们还是觉得政府竟然让这样的非法之徒逍遥法外,实在有点不可理喻。
  无论他的过往真相为何,萨科已经加入了英雄联盟,其中缘由惟其自知。萨科实在令人生畏,几乎所有的英雄同道与各路媒体都对他避而远之。唯有战争学院的召唤师们才知道为何让萨科加入英雄联盟,但大多数符文之地的人却怀疑这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好让当权者能以此监督这个神秘莫测的家伙。不出所料,萨科在疯狂的地方大受欢迎,像祖安与诺克萨斯那些权欲熏心的召唤师便能与他打成一片。
  无论你做什么,千万不要告诉他你错过了他的连珠妙语。
刀锋之影

诺克萨斯地底通道的黑暗,尖刀上令人安然的光芒,这就是泰隆最早的记忆。他不知何为家庭,何为温暖,何为善良。听着他所偷金币的叮当声,靠着一堵可以让他倚靠的墙,这就是他所期望的归属。凭借他的机智与娴熟的偷窃技巧,泰隆在弱肉强食的诺克萨斯地下世界艰难地维系着生活。他真正的名声则来自他用刀的高超技巧。许多组织都派刺客胁迫他:要么加入他们,要么死。泰隆则用他的行动作出回应,人们要么在街边的阴暗角落,要么在诺克萨斯的壕沟中发现这些杀手的尸体。多年混迹底层的生活使泰隆明白,做事最好不要浪费——他收缴掉那些试图刺杀他的失败者的武器,并渐渐收集起来,武器存量数不胜数。
         针对泰隆的刺杀行动变得越发的危险,直到一名同样持刀的刺客与他进行了一场真正的较量。让泰刃震惊的是,他的武器居然被缴去。眼看着刺客的最后一刀就要落下,他却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此人竟是Du Couteau将军(卡特琳娜与卡西奥佩娅的父亲)。将军可以给他诺克萨斯高阶军官特使所具有的生活,而他所要的,则是泰隆的效忠。泰隆接受了这个条件,但他只为Du Couteau服务,因为他只接受他比他强大的人所下放的命令。泰隆依旧行走在黑暗之中,执行Du Couteau的刺杀命令,直到有一天将军失踪。泰隆的怀疑带领他走向了战争学院的大门,加入了战争学院,寻找对将军失踪事件负责的组织。
         "你只能在DuCouteau家族看到瓦罗然大陆上最致命的三名用刀高手:我的父亲,我,泰伦。" ——卡特琳娜,不祥之刃
光德玛西亚就能写一部小说。皇子嘉文被诺克萨斯的厄加特抓住并要处刑,处刑之时皇子的好友盖伦赶到一刀劈了厄加特。(厄加特被砍成两半没有死,后被诺克萨斯人改装成了生化机器,也就是游戏中的首领厄加特)之后皇子觉得自己不够强大立誓自己出外历练,带了一小队人去屠龙,最后只有自己活着回来了。这次历练后皇子已和之前判若两人,最终登上了皇位,成为万人景仰的嘉文四世。这个背景故事是皇子的 关系很复杂拉克斯是皇子的妹妹,加里奥是德玛西亚的哨兵外交官是波比 盖轮和卡特琳娜有恋情、卡牌和伊弗林交往之后被甩了赵信万人敌每人都有故事
直到二十年前,符文之地才从战乱中解脱。这片大陆上的人民自远古以来就习惯结群而斗,用战争解决纷争。而不论何时,战争的工具始终都是魔法。军队用法术和符文武装自己,英雄们打造出大部分魔法物品率领部队彼此厮杀。召唤师,瓦洛兰大陆的实际领导者们,他们疯狂使用魔法能量攻击敌人的部队和支持者。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原始魔法力量,从未考虑过无止境的滥用魔法会给这片大陆的环境带来怎样的灾难。

然而近200年来无止境的魔法滥用让瓦洛兰的人民看到了符文之地的脆弱现状。最后两次符文之战极大地影响了瓦洛兰的地质环境,尽管人们试图聚集魔法能量来恢复这灾难性的后果,却毫无作用。剧烈的地震和恐怖的魔法风暴让整个瓦洛兰为之颤抖,对人们来说这份恐惧远超过战争的可怖。人们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承受不起符文之战的破坏

为了回应世界上不断恶化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瓦洛兰的大法师们--包括许多强大的召唤师--达成共识,所有的冲突必须以可控和系统化的方式来处理。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组织,目的在于监督瓦洛兰的政治纷争,使其得以有序处理。位于战争学院的英雄联盟得到瓦洛兰政治实体们陆续授权,这个组织将管理、处置所有政治纷争所带来的结果。

英雄联盟决定,所有重大的政治纷争须通过专门设立在瓦洛兰各地的竞技场来处理。拥有不同政见的召唤师们各自召唤一个英雄,这些英雄们带领没有心智意识的小兵进行战斗,这些小兵由初阶召唤者通过水晶枢纽产生。它们将在竞技场内中对决,达成任务的目标获取胜利。而其中最常见的胜利条件为摧毁对方的水晶枢纽。这些竞技场即是我们通常提到的正义之地。

虽然主要的政治冲突已经通过英雄联盟进行了处理,但敌对政治实体间仍不断出现冲突。英雄联盟通过一项战略性对策,在对立的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建立了战争学院,虽然零星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但两者几乎停止了所有的直接对抗,。现在好战的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已经把目标转移到了征服近海地区。虽然所有的政治实体都忍受着英雄联盟的管理,但没人傻到去招惹如此多的强大法师、召唤师和英雄。

由英雄联盟管理、在正义之地展开的战斗对瓦洛兰而言,不仅有着极大的政治意义,还有巨大的社会价值。英雄联盟通过魔法将战场的影像和音像传送到魔法接收器上展示出来,观看正义之地的战斗已经成为瓦洛兰居民越来越热衷的娱乐项目。

英雄联盟由著名的最高公正议会监管,议会则由三位强大的高级召唤师组成。自从5年前,前最高议员雷吉纳德•阿什拉姆神秘消失后,拉里瓦什接替了他的职位。公正议会不仅要领导英雄联盟,同时也担任着瓦洛兰最高裁判所的职责,裁决瓦洛兰各政治势力的冲突。

英雄联盟特使:特使被派遣到瓦洛兰各个城邦展现联盟的意志。此外,特使还是联盟在城邦的代表。

审判者:审判者是指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

议会:这个以高阶召唤者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洛兰的政治纠纷。议会竞技场的战斗结果来裁决纠纷。

英雄联盟通过内部组织的形式来完成各种任务。英雄联盟会向每个城邦都委派一位联盟密使,他们是当地维护联盟关系的外交官。密使也是联盟在城邦的政治代表。审判者是委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议会是以高阶召唤师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洛兰的政治纷争。议会以竞技场的战斗胜负来裁决纷争
世界背景生死抉择的正义之战
符文之地——瓦罗然
符文之地——瓦罗然[7]瓦罗然,作为最大的一块魔法大陆,它居于符文之地心脏中心,是符文之地面积最大的大陆。所有谋求符文之地霸权的势力,都将焦点放在了瓦罗然。
近200年来的战争和纷争导致魔法滥用,军队用法术和符文武装自己,英雄们打造出大部分魔法物品率领部队厮杀。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原始魔法力量使用,从未考虑过无止境的滥用魔法会给这片大陆的环境带来怎么样的灾难。最后两次符文之战影响了瓦罗然的地质环境。地震和魔法风暴让整个瓦罗然为之颤抖,对人们来说这份恐惧远超过战争的可怖。人们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承受不起符文之战的破坏。
为了回应世界上不断恶化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瓦罗然的大法师们达成共识,冲突以可控和系统化的方式来处理。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组织,英雄联盟决定所有的纷争和争斗都必须通过设立在瓦罗然各地的竞技场来处理。这些英雄们带领着小兵进行战斗,这些小兵由召唤节点制造。它们也将在竞技场内中和英雄们一起厮杀,达成任务目标获取胜利。而胜利条件只有一个——摧毁对方的召唤节点。
强力的魔法对决
寒冰射手[8]符文之地拥有各式各样的魔法,第一种是大家熟知的魔法技能,是魔法师引导能量的形式表现出来,可以对现实世界作出永久性的改变,不过此类变化大多是破坏性或恢复性的。魔法技能可以聚焦魔法能量对目标造成伤害,但这种伤害既不是必然生效的,伤害效果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一种魔法的效果可以被另一种魔法抵消掉。
第二种魔法可以将其注入实体物品,这就是符文之地魔法物品的来源——刀剑、护甲、项链、药剂等等。魔法直接形成的物品叫做符文。符文本身的自然属性已经改变,它们拥有物理实体,并可以将这种实体转换为所希望的永久性效果。这就是魔法变化的基础。一枚符文(一旦正确使用)会永久增强物品的某些属性,消耗符文会将符文的魔法变化附魔到特定的物品上。
现有四种不同种类的符文——三种小型符文和一种巨型符文。三种小型符文分别是雕文、印记和符印。雕文是扩展魔法能力的符文;印记是强化攻击能力的符文;而符印则是增强防御能力的符文。精华是巨型符文,所有属性都超过小型符文。制造者通常将魔法精粹浓缩到这种符文里。精华可以代替小型符文。而融铸精华符文至少需要每类小型符文各一。所有的符文都将专门放置于符文书中,符文书可以保存符文并激活其魔法效果为拥有者服务。当符文放入符文书后,它会和符文书嵌为一体。符文可以从符文书里移除重新使用。在镶嵌到符文书后,符文蕴含的魔法能量会被激活生效,强化拥有者的能力。不需多言,符文书及其强大,它可以保存多个符文改变现实世界法则。对任何想要钻研符文之地魔法的人来说,符文书就是无上的宝物。符文书本身是用实体材料和瞬时性魔法制作而成,只要符文数目足够。当召唤者激活其中一页时,其他配置页面将不会生效。[9]
背景故事

符文之地与魔法
在符文之地行星,魔法就是一切。
在这里,魔法不只是一种神秘莫测的能量概念,它是半实体化的物质,可以被引导、成形、塑造和操作。符文之地的魔法拥有自己的自然法则,源生态魔法随机变化的结果改变了科学法则。熟练的魔法操纵者将混乱的自然之力聚集起来,得出可以预见魔法变化结果。不需多言,这种能力拥有极高的价值。
符文之地有数块大陆,不过所有的生命都集中在最大的一块魔法大陆 —— 瓦罗然,瓦罗然大陆居于符文之地心脏中心,是符文之地面积最大的大陆。事实上在很多种文化里,瓦罗然和符文之地这两个术语可以互换。其他大陆也有魔法能量聚集,不过轮到轻松利用魔法能量。,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瓦罗然。所有谋求符文之地霸权的势力,都将焦点放在了瓦罗然。 英雄联盟COSER(15张)
被祝福的符文之地上有大量源生态魔法能量,而此地居民可以触及其中的能量。符文之地的中心区域集中了数量巨大的源生态魔法能量,这些地方都是能量节点的理想位置。能量节点这种建筑可以将源生能量塑形为自身实体化的存在。此外,节点还可以成为能量车间,为需要魔法能量的建筑供能。节点遍布符文之地,但最大的能量节点都坐落在瓦罗然大陆
事实上,过多的源生态魔法能量对符文之地生命而言已经成为一种威胁。如此丰富的混乱能量的存在,以及大量生物不顾一切占有源生能量的行为,让这个世界极不稳定。大型地震——无论是自然发生还是魔法诱生——已是家常便饭。全面的地质频谱已经展现给人们这么一个事实:炙热的沙漠之地和荒凉的冰冻苔原越来越近。恐怖的热浪紧接着寒冷的暴风雪而来,和当地季节变换完全不符。这就是长期魔法滥用带来的恶果。
英雄联盟的历史
直到二十年前,符文之地才从战乱中解脱。这片大陆上的人民自远古以来就习惯结群而斗,用战争解决纷争。而不论何时,战争的工具始终都是魔法。军队用法术和符文武装自己,英雄们打造出大部分魔法物品率领部队彼此厮杀。召唤者,瓦罗然大陆的实际领导者们,他们疯狂使用魔法能量攻击敌人的部队和支持者。他们拥有近乎无限的原始魔法力量使用,从未考虑过无止境的滥用魔法会给这片大陆的环境带来怎么样的灾难
然而近200年来无止境的魔法滥用让瓦罗然的人民看到了符文之地的脆弱现状。最后两次符文之战剧烈影响了瓦罗然的地质环境,尽管人们试图聚集魔法能量来恢复这灾难性的后果,却毫无作用。剧烈的地震和恐怖的魔法风暴让整个瓦罗然为之颤抖,对人们来说这份恐惧远超过战争的可怖。人们终于意识到世界已经承受不起符文之战的破坏
为了回应世界上不断恶化的政治和经济危机,瓦罗然的大法师们 —— 包括许多强大的召唤者 ——达成共识,所有的冲突必须以可控和系统化的方式来处理。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组织,目的在于监督瓦罗然的政治纷争得以有序处理。位于战争学院的英雄联盟获得瓦罗然政治实体们陆续授权,这个组织将管理处置所有政治纷争带来的结果
英雄联盟决定所有主要的政治争论都必须通过特别设立在瓦罗然各地的竞技场来处理。拥有不同政见的召唤者们各自召唤一个英雄,这些英雄们则带领没有心智意识的小兵进行战斗,这些小兵由初阶召唤者通过召唤节点制造。它们将在竞技场内中对决,达成任务目标获取胜利。而其中最常见的胜利条件为摧毁对方的召唤节点。这些竞技场即是我们通常提到的正义之地
虽然主要的政治冲突已经通过英雄联盟进行了处理,但在一些敌对政治实体间仍不断有冲突出现。英雄联盟通过一项战略性决策,在对立的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之间设立了战争学院,使这两者之间几乎停止了所有的直接对抗,虽然零星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现在好战的诺克萨斯最高指挥部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近海地区的征服上。虽然所有的政治实体都忍受着英雄联盟的管理,但没人傻到去招惹如此多的强大法师、召唤者和英雄
由英雄联盟管理、在正义之地展开的战斗对瓦罗然而言,不仅有着极大的政治意义,还有巨大的社会价值。英雄联盟通过魔法将战场的影像和音像在魔法接收器上展示出来,观看正义之地的战斗已经成为瓦罗然居民越来越热衷的娱乐项目
英雄联盟由著名的最高公正议会监管,议会则由三位强大。自从5年前,前最高议会成员雷吉纳德·阿什拉姆神秘失踪后,拉利瓦什接替了他的职位。最高公正议会不仅要领导英雄联盟,同时也担任着瓦罗然最高裁判所的职责,裁决瓦罗然各政治势力之间的冲突
英雄联盟特使:特使被派遣到瓦罗然各个城邦展现联盟的意志,此外特使还是联盟在城邦的代表。
审判者:审判者是指派到各个正义之地裁决比赛的仲裁人员
议会:这个以高阶召唤者为主体的组织负责解决瓦罗然的政治纠纷。议会竞技场的战斗结果来裁决纠纷。
召唤者和保卫者英雄
黑暗之女安妮[10]召唤者是符文之地现在对魔法大师们的称呼,他们不仅可以施展法术、制造符文,还可以召唤其他生物为其服务。这是一种破坏行为。有些最强大的召唤者甚至可以召唤来自异世界的的生物服侍自己。这些行为带来的破坏是无法计算的,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召唤异世界生物的行为直接加剧了符文之地的不稳定。
召唤者召唤出的生物拥有坚定的意志和勇气,才能在召唤过程中存活下来。现在,人们通常称这些召唤生物为保卫者。不过保卫者英雄不受召唤者的控制,如果可控的话召唤者们早就用他们做仆役了。总之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召唤者召唤的是谁,召唤后的一段特定时间内他都将服从召唤者。当召唤期满,保卫者们也不会想要向召唤者复仇。更糟的是,召唤期结束,这些保卫者不得不的自谋生路。因为召唤者没有义务将他们送回故乡。在这种扭曲现实世界时空的召唤法术之后,召唤者通常也没有足够的能量将他们送走
英雄联盟出现以后到现在,召唤行为已经得到了控制,事故也更少。跨世界和超现实的召唤被严格禁止(实际上因为大部分尝试者根本不知如何开始)。保卫者将作为召唤者的意志化身出现,这样减少了魔法的使用。保卫者们在比赛结束后会被送回家乡,不过部分无家可归的保卫者现在以瓦罗然和战争学院为家
作为联盟的成员,召唤者是这片大陆最优秀的魔法操纵者。独特的召唤魔法和无畏精神让他们能控制被召唤的强大保卫者。在战斗中,召唤者将自己与选定的保卫者英雄链接起来,指引他们进行战斗,解决现实的争斗。参与战斗的召唤者都会获得经验成长。召唤者越强大越娴熟,在战斗中可以操纵的英雄越强大。但是无论召唤者多么强大,每场战斗中一名召唤者只能操纵一个保卫者。对保卫者而言,召唤者的话语就是法律,他们会全力争夺战斗的胜利。
遗忘之地——伊卡希亚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最近的一次符文之战里,伊卡希亚的术士们开始启动他们一直所期待的任务。他们的第一步是探寻召唤者峡谷,从中找到可以无限使用魔法的方法。而他们的成果就是切加斯的出现。这只虚空巨兽如今在英雄联盟内战斗,不过伊卡希亚人知道那不会太久。当切加斯厌倦之后就会回到伊卡希亚,一个新的纪元将随之开始。
符文之地和科学技术
部分文化里赞颂魔法,却将炼金术和化学视为恶魔的化身。至少在大部分瓦罗然居民严重,这种言论很有影响。事实上,英雄联盟最近已经新开学校,专门教授和宣扬化学。毫无疑问,这将会由联盟最成功的英雄们来宣传。不过在化学贸易中,仍然有一些误解存在。古老的偏见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消亡。[11-15]
金属大师名字:莫德凯撒

金属大师背景故事: 某天,从暗影岛来了一个器宇不凡的家伙。他身高八英尺,深深的隐藏在锋利的盔甲之内,人们只知道他名叫莫德凯撒。从未有人见过他藏在盔甲之中的真面目,有人猜测他也许是个人类。也有人宣称他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不死的黑暗之身。传言莫德凯撒曾入侵过他遥远的故国——然而这些流言不过是偏执狂或者疯子的疯言疯语罢了。目前为人所知的是:莫德凯撒在某一天秘密地抵达了战争学院,话语中带着阴森动荡的回声,要求加入英雄联盟。   如果说他的恐怖面容还不足为惧的话,那么更可怕的是他所触之处都会染上瘟疫。而那些被他抓住的不幸者都会患上不治之症。事实上,莫德凯撒似乎与疾病有着神秘的关联,这才使得他如此地令人不寒而栗。人们看到他行走在诺克萨斯的贫民窟里,与瘟疫患者混在一起。然而,他诡异的计谋,高傲的立场,以及变幻莫测的命令口吻,让许多人认为莫德凯撒绝不仅是一个步兵那么简单。   有人根据他特立独行的个性推测他是位将军。虽然众人在忐忑中接受这一令人不安的猜测,但在暗夜惊醒之时,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让人难以入眠———如果莫德凯撒真是一位将军的话,那么他统帅的该是一支怎样的噩梦军队呢?   “如果说有一样东西溃烂在联盟心中的话,那便是诅咒之王。”
问题是刀妹不可能打得过斧头啊!盖伦?不行!皇子?不行!德莱文也是很强势的ADC ,艾希什么的根本不够看。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